首页
S亮生活
M素生活
P悠生活
W生活史
主页 > M素生活 >300余间美髮店取而代之,当年看片配滷味、杨桃冰,现只留在老 >

300余间美髮店取而代之,当年看片配滷味、杨桃冰,现只留在老

时间:2020-06-05      浏览:625

文、图/谢宇婷

老一辈的台北人都知道,看电影一定要来西门町:最新的电影都是西门町先播过,才在全省上映。西门町的电影业曾经独领全台风骚,如今光环褪色,老戏院的绝代风华逐渐隐没在巷弄中,于是跟着高传棋老师的脚步,我们对照着地图,试图拼凑出老西门町的身影。

西门町的电影街从日治到战后初期的成都路,大世界戏院、中国戏院跟新生戏院等傲视商圈,后来迁移到武昌街。最繁华的七十年代聚集了37家电影院,如今只余11间,取代电影产业的是三百多间美容美髮店,跟每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旅社。西门町依旧是引领年轻人潮流的商圈,提供各式各样的消费跟娱乐,但是过去的电影文化已慢慢走入历史。

曾经,看电影是件奢侈的享受。而且不只平民百姓爱看,贵为总统的蒋介石夫妇也乐此不疲。为了让老蒋舒适的看场电影,连街都封了。热门电影如「梁山泊与祝英台」一播就是二十几轮,长达两年多,这样的盛事后来只有连播四个月的「铁达尼号」可以稍微比美。

300余间美髮店取而代之,当年看片配滷味、杨桃冰,现只留在老缤纷夺目的广告看板,是西门町的一大特色。

踏进老戏院的回忆隧道,第一站就是新生大戏院,今日钱柜所在的位置。楼高五层的戏院,是民国四十四年到民国五十五年的重要地标,但民国五十五年一月十九号,过年前夕发生大火,惨死28人。当时消防救灾技术不够先进,街上群聚了两万人眼睁睁的看着火烧屋,消防员却束手无策,消防局长因此下台,市政府也开始检讨消防救灾的应变措施。

火灾过后,业者捲土重来,改名为新声戏院,没想到又发生火灾。密闭拥挤的电影院一旦发生意外,死伤惨重,所以后来西门町的闹鬼传闻甚嚣尘上。夜唱KTV时,上厕所照镜子,你看到的可能不是自己呢!

第二站是造型特殊的西门红楼,从日治时期的市场、战后上海戏班跟相声的剧场,六十年代开始放映「江山美人」等电影,到衰微的七十年代以播映三级片为主,曾是许多血气方刚的高中男孩群聚地,也酝酿出同志文化。以「小熊村」为首的酒吧林立,是当时同志活动的大本营。后来曾交由纸风车剧团经营,现成为推广文创商品的空间,亦举办许多露天市集。

而现在的国军英雄馆,是过去的国光戏院,除了放映电影也上演京剧,李国修、李立群都常去,对京剧一辈子的执着,就是在这里札的根。除此之外,至今仍屹立的国宾戏院,也有个着名的常客,综艺名人王伟忠。出生眷村的他,重考上文化大学后,只挂着爸妈的结婚戒指上台北,即使穷也捨不得典当最珍贵的纪念物。大学时候的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到西门町看电影。至今他仍会带着全家去国宾看电影,看完之后去吃麵。老婆小孩点的是牛肉麵,他却点了牛肉汤麵,撒上满满的酸菜,缅怀过去穷苦却青春的岁月。

300余间美髮店取而代之,当年看片配滷味、杨桃冰,现只留在老
从广告大小跟位置就可以知道下一期的强档电影是哪部。

隐身在狮子林商业大楼里的新光影城,是高老师戏称为「一人包场」看电影的好去处,因为上门的人少之又少。过去是西门町最热闹新颖的商业大楼之一,还形成了情侣聚集的约会街,现在的狮子林大楼如饱经风霜的老妇,除了举办女性影展、同志影展跟台北电影节等活动时有较多人潮,大部分时候都无人闻问。1968年,吴火狮买下这间大楼,作为新光集团在台北的发展基地,但近几年,埋没在树丛中的大石狮不再张牙舞爪,被遗忘的起家厝默默等待后人的归来。高老师透露之后这里可能会重新打造,作为企业发表产品的会场等,也许几年寒暑后,大石狮又能抬头挺胸了。

300余间美髮店取而代之,当年看片配滷味、杨桃冰,现只留在老
这手扶梯可是数十寒暑的历史,搭起来嘎吱作响,那是岁月的声响。
看电影吃什幺?

你以为看电影除了可乐、爆米花别无他选吗?老一辈的人看电影可是好食零嘴如瓜子、腌渍果乾等,吃得满嘴色素,或是到西瓜大王买片西瓜消暑、喝杯成都杨桃冰降火。后来开始流行滷味、生力麵等,看电影前在泡沫红茶店相约,看完电影续摊讨论,也是消磨时光的方式。如今,西瓜大王早已因为负责人积欠赌债而关门大吉,成都杨桃冰仍在,其余老天禄、美观园等老店也因为后代子孙阋墙,出现名字相似的姊妹店。

电影街的后巷还藏着「川菜一条街」,是当时戏院老闆谈片约时招待客户的地方。不过川菜老闆除了赚大老闆的钱,对穷苦的年轻人也来者不拒。高老师说起正在发育的小伙子,看準白饭不用钱,可以连吃四晚,把一道菜的汤汁都吃得乾乾净净,连辣椒酱都可以拿来拌饭。

人潮带来钱潮,电影周边的大小产业

看电影不只是看电影,随着看电影成为一种休闲娱乐,戏院旁出现大大小小的商场、路边摊,将络绎不绝的人潮转化为钱潮。电影街的繁荣,也创造了不少产业:早期没有大型海报印刷,只有人工绘製的电影画报、广告公司也聚集此地,为电影宣传、行销。当时戏院放映的胶捲是共用的,A电影院播完后要赶着播B电影院,而有专门的跑片小弟于戏院间穿梭,飞快地把胶捲完好无伤的交付给戏院。也因为电影票的一票难求造就了黄牛票的兴盛,有人甚至靠卖黄牛票发财买了一间房子。如今这些产业都随着电影业的变迁而消逝了,最持久不坠的,大概就是散落在徒步区的路边摊。高老师戏称,从路边摊清晨几点卡位就知道这档电影红不红,商人的敏锐观察无人能敌啊!

但西门町也曾有过惨澹时光,铁路地下化(1987)跟中华商场的拆迁(1992),造就信义计划区跟公馆商圈,西门町进入黑暗十年,几位戏院老闆不忍心看曾经辉煌的西门町没落,到日本考察后决定设置徒步区吸引人潮,为全台首创。

现在的徒步区可说是西门町中的西门町,由汉中街、峨嵋街跟武昌街组成,是全台最繁荣的商圈之一,房租不停飙涨,流动率极高。五千家店每天吸引约一万两千人,一年就有五百万人,创造一千两百亿的年收入。西门町的租金高到连一根柱子都值十万块,供人摆摊,连垃圾桶跟座椅都可以有广告营收。

300余间美髮店取而代之,当年看片配滷味、杨桃冰,现只留在老

高老师每年投资两万元看电影,平均一年看八十部电影。除了对老戏院如数家珍,现在营业中的电影院他也了若指掌。豪华in89结合老天禄,让观众有西式速食以外的选择;电影院老闆也关怀弱势,时常免费招待公益团体看院线片,也栽培年轻人学电影。噢对了,他的椅子还可以躺平;日新威秀则有IMAX大萤幕;乐声戏院重新整修后,24小时播电影,什幺时候来都有电影看。

听着高老师说过去的老戏院轶事,每家电影院的取向不同,中国戏院播放邵氏电影、万国戏院播放欧美片,也孕育出了不同精彩的人事。时光流转,看电影的文化改变,电视电脑跟网路盗版的普及,也让电影院面临更大挑战。虽然好莱坞商业片仍独佔鳌头,但是国片逐渐打入主流市场,许多相关活动如台北电影节、各种主题的影展,让观众有更多看片的选择。

游走西门町,想到高老师的一句形容,「青春老潮流,潮流老青春。」年轻人坐复古装扮,在此地探询过往繁华,老年人亦在此追怀年少时光,打扮的青春活力十足。从微雨的午后听到华灯初上,两个小时的行走让我们逡巡过老戏院的前世今生,临走前回望着始终不散的人潮,西门町永远是老台北最妖娆美丽的一朵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