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亮生活
M素生活
P悠生活
W生活史
主页 > M素生活 >中共收紧言论程度史无前例施压港府强推逃犯条例暗藏4大目的 >

中共收紧言论程度史无前例施压港府强推逃犯条例暗藏4大目的

时间:2020-06-15      浏览:616

中共收紧言论程度史无前例施压港府强推逃犯条例暗藏4大目的

被形容为“比23条更辣”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自港府2月中藉由一宗港人在台湾杀人案主动抛出后,在香港社会引发广泛的争议。在法律界辈份相当高的“狡兔”表示,该引渡程序由特首授权,法庭无权複核特首决定。接近中联办的消息人士披露,修订此条例是中共交给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政治任务。4大目的除了抓政敌,中共还想把与其持不同政见人士或团体从香港赶走。

司法界前辈:《逃犯条例》里暗藏的魔鬼阴险

苹果日报18日刊登署名为羊狮虎的文章。文章说,他的朋友狡兔在法律界的辈份相当高,非常熟悉刑事程序,表示,《逃犯条例》中引渡程序由特首授权,法庭无权複核特首决定。

他说,根据《逃犯条例》第6条,收到移交要求后,特首可发出授权进行书,同意进行引渡程序。提出移交要求的人必须由中央人民政府承认为外交或领事代表,或中央人民政府认可的代表。若特首发出授权进行书,该人会被扣留和儘快送到裁判法院进行交付拘押的法律程序。

《逃犯条例》第5条:行政长官负责给予授权进行书,他会考虑是否政治检控等等,然后案件到裁判署。这时,裁判官已不能複核特首的决定。若涉案人不服,要挑战授权进行书,必须用司法複核或人身保护令才可以。因特首的权力是公法範围,不能用普通的司法程序。司法複核必须根据高等法院命令第53条进行,并要在三个月内提出,以免行政受拖延。

但这不容易,因为很难有证据证明是政治检控或因种族、信仰等原因检控。在《逃犯条例》第5条列出一些对移交的限制,但要证实检控基于隐藏动机,实在困难。尤其是敏感的课题,政府可能用公共利益豁免为理由而拒绝透露资料。

而政府的决定一直很难挑战,修例后更少了立法会把关。

中共收紧言论程度史无前例施压港府强推逃犯条例暗藏4大目的

根据《逃犯条例》第10(6)(b)条,裁判官若信纳:一、授权进行书关乎有关罪行;二、支持该罪行的文件已妥为认证和呈堂;三、该些证据足以令有关罪行在香港进行审讯,意思是表面证供成立。但是法院无权複核特首发出授权进行书是否合法。

现在特区政府与约20个国家有固定的《逃犯令》,包括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菲律宾和印度等,每个《逃犯令》都有详细条文规定移交细则。

现时是立法会把关,修订后特首一人决定。修例后,特首可以不经立法会而与其他地方订定《逃犯令》,详细条文不经立法会审批。这是很大的问题,因为现在的《逃犯令》会详细列明移交细节和限制,若不经立法会,《逃犯令》的内容便无从监察。

以《逃犯(加拿大)令》为例,条文列明若移交的人可能被判死刑(第4条),移交导致不人道、不公平和压迫性的情况(第6条),可拒绝移交。

以《逃犯(澳大利亚)令》)为例,条文规定若移交导致被要求移交一方不履行国际条约的义务,可拒绝移交。

因此,立法会审议《逃犯令》内容是重要和必须的。

中共交给林郑月娥的政治任务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25日报道,据接近中联办的消息人士称,《逃犯条例》并非港府主动提出,而是中共给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达的政治任务。最近中联办在一些场合透露北京要港府强行闯关通过《逃犯条例》的内部消息。

消息称,内部传达的意图有四:

一,针对美国对华政策改变採取的措施;

二,针对敌对势力和敏感组织或团体;

三,逼走在香港的“死硬”反中共人士;

四,威胁民主派,逼香港民主派走“温和”路线。

虽然坊间有称,中共推《逃犯条例》是希望抓捕300多个逃匿在港的贪官,不过消息人士称,除了抓政敌外,中共更希望藉《逃犯条例》来整肃和恐吓所谓的敏感组织,即与中共持不同政见人士或团体。

3月31日,社会各界大游行,通过不同方式反对《逃犯条例》。

翻查记录显示,2月12日香港保安局提出修订条例前,建制派民建联同日先陪同在台被杀港女的母亲开记者会,要求政府儘快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令港府可以将正被扣押的疑犯移送台湾受审。

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在其脸书撰文斥责保安局串同民建联走的这一步,表面上是为女死者主持公道,实际上是为北京政府一次过打通“从香港移交逃犯到大陆”以及“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两道政治缺口的大谋略。

大陆史无前例收紧言论

而在国内方面,迈入2019年,适逢六四30周年以及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民间流传“逢九必变”之说,中共极度恐惧,对内严控舆论,包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遭整肃、促平反六四的良心军医蒋彦永被软禁,以及中共要求学生登记社群媒体账号等。中共在国内製造紧张气氛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同时,中共海关进一步收紧海外刊物进入大陆,尤其是香港。今年2月,中共官方通报湖南某官员被双开,头条罪名是在“境外购买反动书刊”,有不少中共官员都因此罪名落马。一名出版大陆政治内幕的杂誌编辑向本报透露,最近大陆海关查得很严,很多禁书都无法进入大陆。

一直以来,中共惧怕香港成为“反共基地”,香港的自由和言论一直被收紧。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早前在电台声称,若香港变成反共基地,就难保一国两制。

中共收紧言论程度史无前例施压港府强推逃犯条例暗藏4大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