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亮生活
M素生活
P悠生活
W生活史
主页 > W生活史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时间:2020-07-26      浏览:398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2015年3月,「故事」网站刊出〈台北城的风水之谜〉一文,内容夹带许多史实错误。于是我写了〈冒充冷知识的都市传说〉指出这些史实错误。随后,「故事」将那篇文章下架。我以为指正的目标已消失,也将我的文章下架。想不到,事隔一年之后,同样的错误居然被印到书上发行了。昨天,我无意间在网路上看到《台湾没说你不知道》的序言,赫然发现去年我曾指出的史实错误还在上面。为了抵销错误资讯传播的后果(虽然效果可能很有限),只好再写这篇文章。而且,这次不会下架了。

该书序言提到:

在台湾总督府的决定下于一八九九年(明治三十二年)实施市区改正,将台北城墙和城内一些清治时期的建筑拆毁。原本计画是打算要拆除所有的城墙与城门,而当时的西门(宝成门),位处艋舺(现在的万华)跟台北城中间,相较于其他地区算是荒地一片,因此日人决定仿效当时东京最热闹的休闲娱乐中心浅草,在一九○五年时把西门拆了并建设了供日人居住的西门町。剩余的其他门原本也将步入后尘,但拆除西门的举动在当时已有古蹟保护观念的社会氛围引起极大的反弹声浪,并台湾总督府图书馆馆长山中樵先生以及其他学者的请命下,其余门就这样逃过一劫。

  这段文字包含五个史实错误。其一,台北的第一个市区改正计画于1900年发布(台北县告示第64号)。其二,这个计画并未打算拆毁城墙,只是要多开几个城门,请见下图。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直到1905年,由台北厅告示第199号发布的计画才确定拆毁全部城墙,改设三线道路,请见下图。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其三,西门是从艋舺进入城内的关卡,不但不荒凉,还是五个城门中最热闹的。下面是1895年从城内望向西门的老照片。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其四,西门外洼地在1905年计画中并非休闲娱乐中心,而是泊船场。到了1914年,配合淡水河护岸工程,市区计画变更,将西门外洼地填土垫高。1917年5月7日填土工程完成,1919年3月31日土地重划完成。从此,西门町才成为繁荣市街。换言之,拆除西门的时候还没想到要建设休闲娱乐中心。

  其五,山中樵来到台湾已经是1927年的事情了,如何能够阻止城门被拆掉?真相是这样的:1935年,山中樵以「台湾总督府史蹟名胜及天然纪念物调查委员」的身分,争取台北城残存的四个城门列为国定史蹟。

  我在Google图书馆看到该书的试阅页面,又发现〈在台北木栅的打卡地标「讨厌鬼」到底是哪里?〉(页80-81)也有明显史实错误。该书提到,那个地名本来叫「头前溪」,由于日本人发不出闽南语的「前」音,发成「头重溪」。可是,1871年刊行的《淡水厅志》已经记载「头重溪」这个地名了:

  城北兼东拳山堡一十四庄……木栅庄百三十里、头重溪庄百三十五里……

  由此可见,「头重溪」不是日本人改的。该书又提到,「头前」的日语发音是atama-mae、「头重」的日语发音是atama-e,以此证明「头前」讹变为「头重」。这真是无稽之谈。日本人绝对不会把台湾地名的「头」说成atama。1932年11月29日,台湾总督府公告台湾地名的日语发音(府报第1679号)。让我们来看看头前、头重怎幺唸:

竹东街头重埔:Tōzyūho

杨梅庄头重溪:Tōzyūkē

新庄街头前:Tōzen

屏东市头前溪:Tōzenkē

乌日庄头前厝:Tōzenseki

和美庄头前寮:Tōzenryō

  此外,「头重溪」变成「头廷魁」也不是战后的事情。1904年调製的「台湾堡图」就已写「头廷魁」了。

 真相没说你不知道:《每日一冷》为何一错再错?

  由于Google图书馆提供试阅的页面很有限,该书是否还有其他史实错误,等我有空逛书店之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