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亮生活
M素生活
P悠生活
W生活史
主页 > P悠生活 >关德辉零片酬挺老友陈温法 >

关德辉零片酬挺老友陈温法

时间:2020-06-18      浏览:236
关德辉零片酬挺老友陈温法20年前,关德辉是激荡工作坊的小歌迷,崇拜着当时是站在舞台上演唱自己创作的陈温法,不料小关之后在机缘巧合下加盟乐坛,还获得偶像为他写歌,叫小关不敢忘记了这份“恩情”。20年后,陈温法首挑大樑,担任NTV7处境剧製作人,小关在“零片酬”下力挺老友演出。两人从音乐道路上走到电视荧幕上,从缘份开始延伸到惺惺相惜,展现了“好兄弟”情。从小歌迷开始从80年代于音乐上的合作,直到相隔10多年后,两人于电视剧再次碰头,关德辉和陈温法惺惺相惜;20年前陈温法把生平中的第一首及第二首“卖出去”的歌曲给了关德辉,20年后,关德辉则把自己第一次的搞笑作品献给了担任《你好,Mr.Siao》製作人的陈温法。关:我们的缘份是从1989年开始吧!那时候我还是他的小歌迷。没有想到之后自己竟然在机缘巧合下,从助理当上了歌手,还获得去美国唸书的陈温法为我写歌。陈:我第一首和第二首卖出去的作品,就是收录在关德辉的第二张专辑中。没有想到生平第一次卖出去的作品就是献给了关德辉。没有想到他第一次在大马拍搞笑戏则献回给我。关:虽然事情过了那幺久,但是那个有趣的画面还浮现在脑海中。当年从美国放假回来的温法,在老大张映坤用摩多的载送下,到大联唱片为关德辉对Key。两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说:“画面还在,很搞笑。”陈:当时的关德辉就跟Mr.Siao一样,架着黑色眼镜框,样子一点也没有改变。关:认识不久陈温法就出国唸书,之后他毕业回来,我就去台湾发展,其实我们正在接触的时间并不多。老实说,当时没有跟陈温法很熟,毕竟他身在美国唸书,之后放暑假,他回来大马,也为我製作歌曲,大家多了时间接触和相处,友情就是这样建立起来。老实说,陈温法是很难得的朋友,这幺多年来还是没有改变,待人处事还是那样的诚恳。相隔了10多年,老友鬼鬼的他们再度合作,关德辉不讳言虽然彼此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也没有机会单独聊天,不过却撞击出不一样的火花,彼此的合作方式更加成熟稳重了。三顾茅庐才成事陈:当初设计这个角色的时候,脑海就浮现了关德辉“文艺青年”的形象。所以落实了拍摄,就找关德辉。出动了“三顾茅庐”,三次半夜开车到舞蹈学院找小关,最后终于打动了小关点头答应。关:哈哈,他对我有“写歌之恩”啊,但即使不是因为他,冲着剧本的结构,一样会打动我!而且留在大马拍戏又可以照顾家人以及生意,我很愿意。”温法很有诚意啦!我也很感恩,艺人也需要伯乐,那能够给我机会,这幺多年的老友,只是酬劳问题。我觉得我的能力可以做到,拍得很开心。陈:(望着小关笑了起来)酬劳方面真的很不幸,最后关德辉把所收的酬劳充当经纪人佣金,自己则是分文不收。关:哈哈,所谓的“零”片酬,应该是说“零”收入,因为我把收取片酬的钱全当作经纪人佣金。毕竟我拥有今日的成绩是经纪公司长年帮我累计下来。(不在乎金钱?)不是我不在乎金钱,只是对我来说,可以参与这幺棒的电视剧,并获得大马观众的认同,这已是一件开心的事情。金钱健康同样重要关德辉深深的领悟,做艺人已经是把生活和戏份不开了,现阶段的他很珍惜健康以及家人。对他来说,金钱是买不到健康,所以金钱跟健康一样重要,必须要取得平衡。关:做艺人太久了,突然让我领悟到,要赚钱的同时,也要有健康的身体,不然赚到了钱可能就没命去享受。我记得那段在台湾拍8点档的戏,有一次拍戏途中,有一名50多岁的中年演员因无法抵挡劳累而在我面前中风。关:对我来说,艺人都很专业,那名中风的演员,到医院接受治疗后,再回到片场拍戏,之后剧组才安排他休息几天,再交代他被打伤进了医院,然后剧组搬到医院拍摄。毕竟今天他不把今天的戏拍完,明天没有戏播了。关:这些事情让我体会到,我必须在经济上、健康上和家庭上取得平衡点,只要我能做到一点,就可以在毫无经济压力下,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你想想,那是很难得,不是因为钱而接戏,做出来的效果一定会更不一样。这幺多年来,小关除了是演员、歌手、主持人身份之外,他也开办舞蹈学院,自己当起老闆,虽然如今小关多了一个身份,即生意人。生命常常诠释不同的角色,关德辉坦言没有所谓“最喜欢”,他只会在不同阶段去享受不同的角色。关:对我而言,无论是甚幺角色,我都很喜欢。只是不同的年龄会对每个角色拥有不同意义的诠释,没有所谓的“最喜欢”。目前对我来说,大多数的时间都放在经营生意,不过我一样也不会放弃唱歌或演戏的机会。关:不同的人生阶段就会有不同的身份,但无论是甚幺身份,我都很珍惜上天所赐予的任何一个机会,同时努力做到最好。不谈客套话回忆总是美丽的,两个大男生难得相聚,话题很自然就会聊起了当年,虽然说年龄不是男人的秘密,不过提及已经相识20年时,关德辉就会笑说:“我当年还是高中生,是他的小歌迷。”关:这幺多年,陈温法一点也没有改变。陈:不可能,我明明变帅了。关:哈哈,我觉得温法是少数当中,不会被权力和职位而影响原来性格的人。有些人会因为上了位子而喜欢人们去巴结或是奉承他,但是温法则一样的单纯和真诚。就像他当年单纯到站在我的角度,为我的另一半写了一首歌曲,所以他是很值得珍惜的一个缘份。陈:我们虽然没有太多的时间相聚在一起,不过见面时都不用讲客套话,大家都很真。关:以前大家在一起讲音乐,很开心。我感觉自己很幸运,虽然身为小歌迷,但是陈温法和张映坤都对我特别好,大家好像特别投缘。陈:也许我们都是“帅哥”一族,所以惺惺相惜。其实啊,我们没有想到他一当歌手就红。关:那时候我也没有想到啊,感觉自己在台上表演都是呆呆,所以很感谢上帝。(此时会议室充满一片笑声。)/副刊‧报导:马爱丽‧2009.05.18